馨打了電話來,說晚上和朋友約了要看花燈
我笑說「好爛的行程」
整天的活動下來,累著的她哀怨說著已想回家。

那個時候的心直口快自己並沒有放在心上
一直到今天才忽然察覺
那份遺留在燈火闌珊處的悸動

什麼時候,燈會的那些璀璨已經在我的心中退卻了溫度?

曾幾何時啊,何時...

永遠都不可能忘記的,就算那色相已不再鮮明
十九歲的那年燈會,和魚的第一次約會
夜裡,閃爍的燈火,在彼此的話語、笑鬧中
明暗的顏容煥發著令人醉心的表情
一舉一動 一顰一笑,都讓年少的心跳躍著、牽掛著
完全忘了,那年其實是個寒冬。

多少年,在心底計畫著,和魚的將來
若有那麼一天,會在初次約會的廣場
擺上最浪漫的燈火,只為換得共渡餘生的應允。

曾經何時,這些記憶年復一年地褪色
淡得嗅不出一絲酸澀了,卻是心底怎麼也磨不去的痕跡

既然愛過,那些曾經的美好便珍貴地值得,珍惜。

今年,我在颯的觀景窗中,賞了花燈,憶起了你。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eds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