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s,意思可被解釋為:思念、錯過,兩種。

 在我的腦子裡,我們的愛情,就如這個英文單字,既讓人深切地思念卻又匆匆錯過。

那時……我還剛上大學,就是在聿嚴大學校門口。

你帶著全罩式安全帽,騎著重型機車;而我呢?則是在一旁的人行道走著發呆。

霎時,我無心的看了會兒馬路,你正從我身旁經過,雖然模糊……卻很迷人。

我暗自的想:脫下安全帽的你,長的什麼樣子呢?……算了,說不定你也可能不是讀聿嚴大學,只是剛好經過吧?

一走進校門口,看到穿著打扮與你相似的男生和朋友們聊著天…… 你的眼神餘光掃向了我,不知道這是事實亦或是我自個兒的幻想呢?

你朝著我走來……世界彷彿停止了旋轉,我只聽的到加快的心跳聲,刷紅了臉兒。

「妳好啊!小奈親……我好想你噢!」 你略有長繭的大手正捏著我的臉,我愣了幾秒,隨即大吼:「喂!誰是你的小奈親啊!白幽,這樣叫很噁心耶!」

 你旋身到我耳畔,以打趣的口吻小聲的說:「有什麼關係,小奈親……我好不容易從L.A.飛回來耶!讓人家叫幾聲又誰什麼關係……」

 「對啊!在L.A.有很多女孩和熟女都很喜歡幽喔,妳居然不要這麼好的男人!可真是暴殄天物哪!」 與白幽一同長大的兄弟蘇凡跟著答腔,而我滿臉憤怒,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是欠了他們幾輩子的債,不過當然有花癡會想『天哪!要是他們也這樣跟我說話,我已經死而無憾了!那女的竟然不理睬?我要去號召全國花癡團來整死她!』

「暴殄天物?嘖嘖,我還天理不容哩!他很多人要干我啥事啊!莫名其妙!」我挑著眉,一臉不屑的說。

「對對對!天理不容,你說的棒透了,哈哈哈……」蘇凡附和,隨後著抱腹瘋狂大笑。

「你要不要看一下精神科啊,蘇凡?」我滿臉無奈,嘆了口氣,今天諸事不順哪……

「才不、噗哈哈哈……沒辦法,我停不了,哈哈哈……」蘇凡大口喘氣著,臉色看起來有快笑到胃痙攣的感覺。

 一旁的花癡團,拿著高倍數照像機猛拍著佇立在校門口的我們,陷入『凡王子,笑的超陽光、超可愛的!』的輪迴裡。

 良久……一旁未曾開口的白幽,抓住了我的手,花癡團齊聲驚呼著……

「具梨奈……我問你,妳到底喜不喜歡我?」

我很想說:白幽,我真的好喜歡、好喜歡你,但我不能……像我這種腦袋不靈光又只會拖累你的人,根本、根本就配不上你!

 嘴角感到一股鹹,原來……那是淚,苦澀的淚。

「我……我才不喜歡你呢,少做夢了……白幽……」 我仍勉強硬撐著說完,我看不見了……一切,我們的未來。

 背對著你,我不知道你此刻表情,沁涼的手心……像我的心,好冰冷……

登時,你緊緊抱著我,在我耳旁低語:「妳別騙我了,妳知道妳說謊都會習慣性的摀著臉嗎?你明明也是愛我的,不是嗎?我是真的真的很愛妳,具梨奈……」
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,我真的……不想騙你,即使愛……我也會、轉身離開……」 具梨奈使力地將白幽的手拉開,拚命的向前跑去,雨滴打濕了彼此的心,雨勢越來越大……

眼前變得模糊,一輛貨車向前駛去,最後一刻我嗅到了你清涼的薄荷香,參雜著鮮紅。

「幽,為什麼要這麼傻……?為什麼!」我撕心裂肺地大吼著,我恨透了自己,要不是我、幽他也不會……

 「奈,別哭。我愛妳、我愛妳……愛妳。」 你大掌依然溫熱,卻在此刻後結束,紅線斷了、化成灰隨風而逝,愛……結束了。

Miss……我錯過了一生中一期一會的真愛,我最愛的人……

我會回到你的身邊的,不久……盼你再喚我聲:「傻瓜!」

請你「記得我」,幽。

《完》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ememberMeMovie 的頭像
RememberMeMovie

3/26 記得我

Summer082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